好朋友打電話借錢,無奈賣了家裡耕牛,竟救了父親的命

王蔷 2020/08/11 檢舉

催林剛耕完山上的一塊荒地,趕著牛走回家,忽然兜裡的手機響了,他掏出一看,打電話來的是老同學王川。王川說他做生意失敗,連吃飯錢都沒有了,希望崔林接濟他一下。

崔林趕著牛回家

王川與崔林是大學同學,不僅是室友,而且還是最好的朋友。只是大學畢業後,王川便留在了省城發展,而崔林為了照顧生病的父親,便選擇回了老家考教師特崗,不想連考幾年都沒考上,只能在家幹起了農活,做個踏踏實實的農民。

也正是因為這樣,他覺得與王川之間有了身份差距,所以與王川斷了聯繫,不想王川卻突然打電話來向他借錢。

聽到王川的聲音,崔林腦海中不禁浮現出大學四年那一幕幕純潔、真摯、暖心的畫面。

大學那四年,兩人一起逃課、一起通宵打遊戲,又一起為了考試而到圖書館學習到看書。

那時,兩人的生活費都是一起用的。王川家庭條件比較優越,父母給的生活費差不多是他的兩倍,但王川從沒跟他計較過。

大學時的崔林與王川

這些一直是埋藏在崔林心底最美的記憶,雖然畢業後就沒再跟王川聯繫,但那份兄弟情誼卻不曾淡忘分毫,反而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清晰。有多少個夜晚,他翻來覆去,總想打個電話問問王川過得怎麼樣,可最後都克制住了,以他現在的境況,還是別跟王川聯繫的好,免得丟王川的臉。

王川打電話來,雖然是找他借錢的,但崔林心裡卻非常激動,王川困難時能想到他,說明還把他當兄弟。當即也沒問什麼,直接說:「兄弟,你要多少?」

「我知道你沒考上教師,家裡條件也不好,多的你拿不出來,就一萬吧!」

「好,你把卡號發我手機上,明天我就給你打過去。」崔林心裡有些難過,但並不是因為王川小看他,而是覺得他境況不好,能幫王川的太少。

回到家後,崔林便把王川借錢的事跟父親說了。催老也沒多問,便說:「人家要不是真有困難,也不會跟咱開這口。明天正好趕集,你把耕牛牽去賣了,把錢給打過去吧。」

崔林銀行匯錢

次日,崔林早早就把牛牽到街上,剛賣出去便把一萬三千塊錢全打給了王川。不一會兒王川就打來電話:「兄弟,前幾天我才聽大胖說,你這幾年過得不好。你能拿出這麼多錢借我,不會是把家裡的耕牛給買了吧?」

大胖跟王川一樣,也是崔林的室友,前幾天因公事下鄉來找過崔林,讀書時就是出了名的漏風嘴,不管什麼事,一到他耳朵裡,立馬就會被傳出去。

「大胖還是一點沒變。」崔林搖頭苦笑,也沒否認那些錢是賣牛換來的。

「林子,對不起,我向你借錢,是為了看看你心裡還有沒有我這個兄弟。林子,我諮詢過了,伯父那病拖久了會有生命危險,你明天就帶他來城裡接受治療吧。」

王川在與崔林通話

本來因為王川故意試探他這事,崔林心裡是有些不高興的,但王川後面的話,卻讓他特別感動。他怎麼也沒想到,讀大學時,他只是隨口跟王川提了一下父親的病情,王川卻一直記在心裡了。

「兄弟,謝謝你!」崔林忍住沒哭出來。

「一世人兩兄弟。」電話那頭,王川笑了笑,說:「你為了借錢給我,把家裡最值錢的耕牛都賣了,我不過是出點錢給伯父治病而已,又算得了什麼?」

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後,催老康復回家,又能下地幹活了,崔林也離開老家到城裡打拚,沒幾年就有了自己的事業,還把父親的治療費還給了王川。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