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裡拆 遷分150萬,全家一起過團圓年,飯吃到一半,我把兒子轟走

王蔷 2020/08/07 檢舉

我生活在安徽一個小村莊,村裡的人都以種田為生,出門打工的現象也就這兩年才逐漸增加,以前大家的思想就是老婆孩子熱炕頭,我也不例外。我和老婆婚後第二年生下了女兒,我媽重男輕女的思想特別嚴重,天天數落我老婆,我們當時很窮,但為了老人家能抱上孫子,兩年後還是咬著牙生下了兒子。有了兒子後,老婆的腰桿直了,她覺得她的地位是兒子帶來的,所以打小就偏心兒子,我正相反,覺得女兒乖巧,心裡疼女兒多些。

家裡添了張嘴,我和老婆的負擔加重了,為了給兩個孩子創造一個好條件,我們承包了幾十畝農田。後來我們的生活慢慢的好了,這時候兩個孩子也大了,女兒上高中,兒子上初中,兒子經常欺負姐姐,只要被我知道了,准要批評他一番,老婆為這個沒少跟我吵架。

在女兒高三那一年,家裡承包的幾十畝地出現大面積歉收,賠了不少錢,老婆著急上火,竟然病倒了。家裡的變故影響了女兒高考發揮,最終名落孫山,不念書的女兒就在家料理家務,照顧病床上的老婆,我忙著田間地頭的事。兩年後,老婆還是去世了,我天天以酒消愁,家裡的事全部是女兒在打理,她為了能照顧到我,嫁給了離家不遠的女婿,女婿也是個孝順孩子,結婚後兩口子隔三差五回來幫我打掃衛生,洗衣服。

兒子大學四年,女兒沒少塞錢給他,後來兒子在城裡安了家,一年到頭也回不來幾次,村裡人一提起我兒子就說他有本事,在大城市混的好,其中滋味只有我自己能體會到。有時候我在想,這個兒子算是白養了,哪回逢年過節都是跟著兒媳去她家陪親家,從來都沒有想起老家的我,自從他工作這麼多年,我連他一粒糖果都沒有吃過,反倒結婚時候,逼著我出了30萬買房。

去年我摔斷了腿,給兒子打電話,兒子說他工作忙,這些事以後別煩他!最後虧了女兒女婿,忙前忙後幾個月,端屎端尿一句怨言都沒有。一年後家裡的老房子和一部分土地拆遷了,我心裡打定主意,這次一定要一碗水端平,分一半家產給女兒,養兒防老靠不住!

年二十九,女兒女婿和往年一樣送來了很多年貨,女婿父母去世了,這些年過年他們都在我這邊過的,突然電話響了,是兒子打回來的,想不到他會說今年他們一家三口也回來陪我過個團圓年,我聽了挺高興,自從老伴去世後,我們家過年從來就沒有人齊過。

年三十那天,女兒女婿做了很多菜,兒子兒媳坐著陪我聊天。兒子關切的問我身體怎麼樣了,他說他是身在曹營心在漢,無時無刻不在記掛著我。自己養大的孩子,我知道是什麼秉性,兒子這番話我是一點都不信,但為了面子好看,我就點頭聽著。兒媳這次回來還給我帶禮物了,是一盒棉襪,說這種襪子穿了冬天不怕冷,要幾十塊錢一盒呢!

年夜飯吃到一半,我拿出一張遺囑,上面寫明瞭我死後的遺產分配,150萬的拆遷款,到時候兩個孩子一人一半。女兒女婿聽了,當場表態說不要,他們說照顧我不是為了錢,兒子說姐姐既然不要,那就不用分了,到時候都交給他。我搖搖頭,說這些年你姐為這個家做的貢獻,我都看在眼裡,你們兩個都是我的孩子,肯定要公平對待。

我這番話剛說完,兒媳站起來掀了桌子,她說農村人講究的是養兒防老,你這個老頭子有點拎不清了!兒子也指著我的鼻子說,我要真這麼分配,我死了別怪他不幫我捧靈位。我氣的拿著笤帚把兒子兒媳趕走了,這兩口子我是看清了,回來陪我過年是假,搜刮我財產是真。我現在想把遺囑改了,所有財產留給女兒,你們說我這樣做對嗎?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