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堵門為弟弟要錢,夫妻因此反目,住娘家又被趕回

王蔷 2020/07/31 檢舉

賀小紅與丈夫段曉東開了一家洗車店。這天早飯後,夫妻兩人下樓要去上班,剛走到車跟前,傳來一聲斷喝:「等等!」

循聲望去,賀小紅不由一驚,母親正坐在門口綠植旁的石階上,一邊站了起來,一邊氣呼呼地瞅著他們。看這架式,等在這裡多時了,賀小紅馬上想到,母親幾次打電話,讓她給弟弟籌一筆錢的事,這是堵著門子在等她呢。

賀小紅走向前:「媽,您來了怎麼不進家裡?走,咱回家吧。」賀母甩開賀小紅伸過來扶她的手,見樓上走下不少上班的人,賀母提高嗓門說:「我還是你媽?娘家出這麼大的事兒,幾次打電話,你連個回聲沒有,你心裡還有我這個媽?」

「媽,有事咱進家裡說……」賀小紅怕鄰居聽見,有點哀求了。賀母打斷她的話:「你家門檻兒高,我進不起!今天我來扔下一句話,你弟的事要是幫了,你還是我女兒。你要是不管不問,我就沒你這個女兒,娘家沒你這個人!」賀母跺著腳走了。

路上,丈夫段曉東對賀小紅說:「你母親太不講理了,家裡有錢時,把你當女兒,現在你弟弟缺錢了,把你當搖錢樹了?」

賀小紅不知怎麼張口,段曉東說娘家把她當女兒,是有原因的。自己出嫁時,娘家給她陪嫁了些家電和日用品,花了點錢。她也理解,自己有個弟弟,在農村有兒有女的人家,都以兒子為主,自己沒奢望與弟弟一樣。

她與段曉東結婚後,兩人從打工做起,慢慢才有了一家洗車店,買賣做得還不錯。一年前,娘家村裡棚戶改造拆遷,娘家兩套房,分了一套樓房父母住著,另一套分了30多萬元,母親全給了弟弟。

弟弟賀小春拿了那筆錢,說是要上個項目。當時,段曉東提醒賀小春,攤子別鋪得太大,要逐步發展,賀小春沒聽姐夫的話,上項目就把資金花得所剩無幾,第一筆買賣就被人騙了,還欠上了別人的錢。

賀小春的要重新開張,最少需要20萬元,來找過段曉東,兩個辦法:借錢或者用段曉東的店面為抵押——貸款。段曉東說自己的買賣小,錢太多,這忙幫不上。賀小春就搬救兵,找到母親來給姐姐施壓,這才上演了開頭賀母堵著門子,大鬧一場的事兒。

段曉東把話跟賀小紅挑明瞭,你母親對你是「嫁出的閨女潑出的水」,他們要是吃不上飯,穿不上衣,我作為姑爺不能不管,可你弟是做買賣虧了錢,這忙我不幫!

賀紅夾在中間,一邊是丈夫這樣的態度,一邊是母親的不依不饒。

賀母回家第二天,手裡一直拿著手機,時不時地看一下。賀父問她:「你上個茅廁都拿著手機幹啥?」「我就不信,去她家裡鬧了一場,這個賀小紅就這麼心硬,她能不管?你也幫我聽著,說不定她就來電話了呢。」賀母一直這樣等到天黑,不見一個電話,氣得她把手機扔到床上。

第三天傍午,電話還沒聲音。賀母忍不住地對老伴說,咱這這個女兒算是白養了,你看看,把我急成這樣子了,她連個話兒都沒有啊。

賀父猶豫了一下說,咱這樣逼女兒,是不是有點過分了?賀母把眼一瞪,吼道,我把她養大了,遇到難事兒她不該幫一下?

正說著,大門一響,賀小紅走進院門裡。賀母趕緊迎了出去,「女兒,你回來了,我知道,你不會不管娘的,是吧?」

賀小紅捂著臉腮,手放下來,臉腮腫得老高,咳了一下,從嘴裡吐出紅紅的血絲。

「女兒,你這是怎麼了?」賀父著急地問。

賀小紅兩眼一紅,「哇」地一聲哭了起來。哭完後,父母追問下,賀小紅說出實情,為了讓段小東出錢,兩人吵了起來,吵急了眼段小東動手打了自己,他下手那叫狠啊,一拳打到腮幫子上,你看看把我打成什麼樣了,臉腮裡面都破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