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男友結婚那天,我包了個「741」的紅包,然後挺著大肚子盛裝出席

王蔷 2020/08/11 檢舉

【圖片來自網絡,與文無關】

在這個世界上有一種無法言說的痛,叫一無所有。人活著的狀態,不外乎兩種,一種是付出,一種是索取。這兩者就好像天平兩端的砝碼,互為因果。他們之間維持著一種微妙的平衡,如果其中的一端不在遵守這個規則,那麼在這一方小小的天地,整個世界就亂套了。

我是一個孤兒,是那種利利索索的孤。聽村裡的老人說,奶奶年輕的時候是帶著爸爸逃難到了這裡的,爸爸長大後從外地帶回了媽媽,之後有了我。可是在我兩歲那年,媽媽因為受不了鄉下的窮苦日子,撇下我和爸爸去了遠方的大城市,爸爸受不了打擊,從此踏上了尋找媽媽的不歸路,從那年開始,我再也沒有父母。

我是奶奶養大的,在我十七歲那年,奶奶終是耗盡了一生的力氣,在我撕心裂肺的痛哭下,奶奶也拋下了我。從此,我就成了真正的孤兒,除了一副皮囊,一無所有。

於我來說,那是一個潮濕的季節。但和詩意裡的繁花錦簇,纏綿浪漫毫無關係。十七歲,這是一段旅程。在我的世界裡,小雨淅淅瀝瀝,那是我褪去稚嫩所流下的眼淚。

好在後來,這片灰暗的天空被一個突然出現的男孩撕出一塊兒湛藍。在那被撕出的世界裡,我嗅到了一種陌生的氣息,那種味道如最美的罌栗花,讓我著迷。我還算是幸運吧!在我一無所有後,竟然意外的邂逅了一份完美的愛情。

東子算是我的同事吧!我是飯店的服務員,而他是廚師。除了臉蛋還不錯外,我就是一個很普通的女孩兒,能被東子瞧上,在我看來,我是撞了大運的。那時候東子不僅長得高大帥氣,而且他的工資是我的三倍。對於這樣一個優秀的男人,我毫無免疫力,我找不出拒絕的理由。所以自然而然的我們談起了戀愛,交往兩個月後,我們就同居了。從那時起,我心裡就認定,這一輩子我是東子的女人了。

半年後的一天,東子突然辭去了飯店的工作,他說他不想這樣碌碌無為的過一輩子,他想幹出一番屬於自己的事業,他說他不想以後委屈了我,他想許我一個華麗的未來,他說我應該是他店裡的老闆娘。

可是創業需要資金,我們倆的積蓄加起來也不過3萬塊,而東子的家境並不好。為了實現東子的理想,為了我們美好的未來,我辭了飯店的工作,重新找了兩份薪資高的活計。白天我跟著東子去工地上做些搬磚和泥的工作,到了晚上我在一家火鍋店幫忙洗菜刷鍋,每天都工作到夜裡一兩點。

在我和東子的共同努力下,半年後東子的飯店開張了。因為東子的手藝好,店裡的飯菜也實惠,所以飯店的生意竟是出奇的好。僅僅半年的時間,我們就賺了10萬。可我們畢竟太年輕,考慮事情時不能做到面面俱到,也許是成功來的太容易,我們被勝利沖昏了頭腦。

那時候,東子整整日裡想著發大財,所以即使資金不足,可東子固執的把飯店擴大了三倍,結果可想而知,一個月後飯店就運營不下去了。那時候,東子愁的都長出了白頭髮,整個人也變得頹廢不堪,整日裡和他的那群狐朋狗友流連在KTV。

我沒有振臂一呼,力挽狂瀾的能力,可我知道決不能放棄,東子已然如此,我必須要把飯店經營下去。可我一個人的精力畢竟有限,就在我被現實逼近絕望的死角裡時,東子忽然帶回一個好消息。他說這些時日和KTV的老闆混的熟了,KTV的老闆知道這個事情後,答應幫東子的忙。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