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媳婦不給飯吃,逼著婆婆要飯,四十萬遺產一分不給兒子,遭報應

王蔷 2020/07/31 檢舉

王莊的村東頭,劉家挺特殊,只有一個媽帶著一個孩子,現在媽都成了老太太,我們叫老劉太太,結婚沒幾天,丈夫外出就出了車禍沒了。當時她剛懷孕兩三個月,流了孩子離開這裡回娘家另外找一家不也挺好啊,她不走,說這家本來就他丈夫一個人,沒公公婆婆的就這麼過吧,也挺好,後來她生了個男孩。

老劉太太能幹,家裡家外一個人,又當爹又當媽,每天天沒亮早早起來做飯,喂孩子,背著孩子就下田幹活,辛幸苦苦的過了好多年,日子很窮,孩子也慢慢大了上了小學。那時候,政府就號召做生意,搞活經濟,老劉太太娘家爸會做水豆腐,老劉太太從小也天天看,會做,孩子上了學就有時間了,她借錢買了磨盤和做豆腐用的工具,就幹上了。

她家豆腐不摻假,塊大,好吃,村裡人喜歡,也願意多換點。她家生意一直很好,後來老劉太太也用磨豆腐的錢給孩子蓋了房子,娶了媳婦。只是村裡時行年輕人和老人分開住,分開就分開吧,老劉太太就住在偏屋,豆腐房邊上的一小間裡,大屋子留給兒子和兒媳婦。

又過了兩年,兒媳婦也生了孩子,可是老劉太太的身體不行了。幾十年沒黑沒白天的幹,家裡活地裡活得一個人,落下一身毛病,住的偏房還潮濕,風濕病嚴重,手指節都腫大了,鑽心得疼,啥傢伙也拿不起來,豆腐磨不了了,活也幹不了,也不能幫兒媳婦看孩子。兒子出門去外地打工,一年回來一回,時間長了,兒媳婦越來越看不上老太太,臉色越來越難看,不願意管她。

兒媳做飯也只做自己的,只留下點吃剩的剩飯給她,後來剩飯送的也越來也晚,連不上頓。老劉太太也覺得不能幹在家等著飯,也出去到附近莊走走,撿點垃圾,塑膠瓶子和廢紙什麼的賣,買點吃的。

他兒子在外邊打動,聽說他媽總是出去揀破爛,丟人啊,村裡都把揀破爛的叫要飯的,打電話回來不讓他媽出去,可是兒媳婦不給吃的這事老太太也不好告訴兒子,兒媳婦還那樣,沒法,餓,還得去。

哎呀,村裡哪裡有那麼多破爛,老劉太太越走越遠,天黑了趕不回去就看那裡有廢棄的房子就躲一宿,天亮了繼續揀,有人看到老太太可憐就主動給她點熱乎飯,揀不到東西的時候,她也開始要,就真成了要飯的了。

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她兒子過年回家來的時候,聽大家議論老劉太太去要飯的事,臉上掛不住啊。一天喝了點酒,他就和老劉太太嚷嚷,老劉太太看著兒媳婦在身邊,也不好意思講兒媳婦不孝順,怕他們兩個打架,啥也不說。這個兒子和她媽動起手來,把老太太推倒了,老人身子骨老了,結果腿就折了,造了半年罪,後來能走了,也瘸了。

瘸著腿的老劉太太在兒子走後的第二年,還只能繼續去要飯,也鐵了心了,不想回去了,她就這麼一路走,一路乞討,走到了一個她也叫不上名字的大城市,走的累了,她就在橋洞底下歇著,不累的時候就在橋上乞討。

後來老劉太太遇到了同樣揀破爛要飯的一個老頭,老頭姓張,老家在北京附近。這老頭在這個城市街邊上醫院的一個角落裡有固定的住所,一輛破三輪,放著行李,夜深的時候拿下來鋪到地上就睡。張老頭收留了老劉太太,兩個人在附近的社區和商場撿拾垃圾,收破爛。農村人本來就能吃苦,老劉太太和張老頭也能幹,時間長了,倆人的破爛生意,也越做越大。

又過了好幾年,倆人賺了小四十萬,可是老太太身體不行了,張老頭就問,這筆錢怎麼花呢?老劉太太說,你無兒無女,我還有一個兒子,可太不孝順,看著媳婦打罵自己也不管不顧,我也只當沒有這個兒子!這些錢都是我跟著你掙的,只求留一副棺材錢,身上的病能治就治,也別都花掉,剩下的都留給你。

老劉太太,直到死,也沒說看她兒子一眼。後來,張老頭把老劉太太的骨灰送回了王莊村。老頭到了他家才發現,她的兒子,因為和媳婦總打架,不和睦,喝大酒和別人鬧意見腿也斷了,媳婦就帶著孩子跑了。

她兒子看到母親的骨灰什麼都沒問,反而一直追問母親有沒有遺產,是不是都給這個老頭了。張老頭什麼都沒說,讓他看了一眼他母親的遺書,告訴他,他們這些年合夥賺了四十萬,他母親的二十萬要拿出去捐贈。只留的兒子在屋裡嚎啕大哭,不知道是為了自己母親死,還是後悔,更或者是眼中只剩下母親捐出去的二十萬錢!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