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媳不給老人飯吃,老人背條板凳乞討,一條板凳讓老人走上富貴路

王蔷 2020/07/31 檢舉

夜空,繁星點點,在這片藏青色的帷幕下,多少人正入夢沉睡。然而,在一間磚砌樓房內,一名老人正站在窗邊咳得前仰後合,顯然相當難受。

卻在這時,木門傳來劇烈的敲打聲,一道粗魯的女子聲音響起:「老東西,有完沒完!這三更半夜的還讓不讓人睡覺。再咳,明天就給我滾出去。」

楊和勛吸了口氣,似想暫時止住咳嗽,然而咳嗽又怎能忍得住,隨後咳得更加大聲,門外踢門聲接連不斷。他吃力念道:「代…代瓊,我忍不住啊,你…咳……明天幫我取點葯好嗎?我兒子回來一定……咳!」

門外,薛代瓊粗魯的聲音又響了起來:「老東西,你兒子一個月才寄多少錢回來,還想吃藥!小毛病拖一拖就好了,哪像你拖這麼久,每天要供你吃喝,還要聽你永無止境的咳嗽,再這樣,餓死你這個老東西。」

楊和勛別無他法,只得佝著身子捂著嘴,將棉被蒙在頭上,這樣聲音似要小些,薛代瓊的踢門聲沒多久也就停止了。

翌日,薛代瓊早早外出,不見蹤影,楊和勛肚餓,想自己動手煮飯時竟發現柴米油鹽均不見蹤影,已被薛代瓊藏了起來。他烏紫的嘴唇哆嗦不停,強撐著身子到了鎮上小賣部,當拿起電話給兒子打電話時,卻突然無力的將電話按回原處。

兒子三十多歲了,好不容易娶到一個媳婦,怎能因為自己而讓他倆鬧得不愉快。

「唉!」一聲嘆息,悠長沉重。畢竟他雖老了,但也是一個有尊嚴的人吶,兒媳不孝可以百般刁難自己,可自己卻做不到無情無義。

小賣部老闆似看出了他的心事,說道:「嗨,楊老頭,怎麼半月不見,變得這般憔悴,給兒子電話沒打通?」隨後,拿出一包餅乾遞給他,「來,拿著。其實啊,薛代瓊那女人不壞,只是把錢看得比較重而已,這是全鎮都知道的事,唉,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我們也不好摻和。這裡呀,有些零錢,你拿著……」

楊和勛沒有接他的錢,就蹣跚的離去了。回家後,兒媳薛代瓊站在門口大罵,「老東西,是去給你那窮光蛋兒子告狀了?你也就這點骨氣。」

「夠了!」楊和勛打開她指著自己鼻子的手,沙啞的聲音喝道:「薛代瓊,我輩子最後悔的事就是讓你進了家門,都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我楊和勛一生行事光明磊落,除了窮,自問並沒做過任何虧心之事。這個房子是我用一生心血修的,兒子是我含辛茹苦撫養長大的,這些全給你,與其這樣苟活,還不如上街乞討來得自在。」

薛代瓊冷笑:「那你去啊,有骨氣就去乞討,永遠別回來。」

楊和勛全身顫抖不停,也不知從哪來的力氣,直接衝進了臥室,從床底取出一條滿是灰塵的板凳,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身後,薛代瓊譏笑道:「喲,乞討還帶板凳,也是,跪累了可以坐在上面歇一歇。」

轉眼,一月過去,老人到了城裡每天乞討為生。之所以帶條板凳,是因為這條板凳是其父留下的唯一遺物。

這日,楊和勛在街角乞討時,突然一輛豪車停在他面前,司機急忙躬著身子將車門打開,一名富態的中年人走了出來,徑直來到楊和勛身前。

中年人名向明虹,是個有名的收藏家。他毫無架子,挨著楊和勛席地而座,頓時將楊和勛嚇了一跳。

坐定後,向明虹道:「老伯,可以看看你旁邊的板凳嗎?這好像是個寶物,一般人看不出個門道,所以我想仔細鑒定下。」

「啥?」楊和勛笑呵呵的道:「這是遺物,哪是寶物,你要看,拿去看就是,不過,要記得還我。」

向明虹愣了下,沒想到這邋遢老頭這麼好說話。接過後,進行了一番鑒定,頓時雙眼放光,平復後道:「老伯,我也不瞞你,這條板凳有些年代了,肯賣嗎?我出這個數。」說著,比了三根手指。

楊和勛瞪大眼珠:「三百還是三千?」

向明虹一聽這話,被嗆得劇烈咳嗽,隨後,搖了搖頭。

楊和勛苦著臉,「難道是三十,三十就不賣。」

向明虹哭笑不得,終是不再打啞謎,說:「老伯,我也不瞞你,你這條板凳的價值遠不止三百萬,幸好今天碰上的是我,若遇見其他識貨的歹人,定會搶了你的板凳再謀害於你。我見你老無所依,這樣吧,再給你找個清靜的住所,錢,我會如數給你,這樣可好?」

楊和勛哪還有什麼反應,張著嘴,眼睛一動不動,半晌才說道:「三百萬,我的天老爺吶!」隨後,老淚縱橫,父親的遺物卻讓他改變了命運。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